西藏中国青年旅行社 一封来自冬虫夏草的信件-西藏中国青年旅行社总社官方网站

                             一封来自冬虫夏草的信件

 西藏青旅 

“讨厌”的人类:

您好,您一定很意外收到我的来信吧,在您喝着热腾腾的虫草汤的时候,你可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们吗?我“讨厌”你们人类的无知,简简单单把我们泡水喝;我“讨厌”你们的愚蠢,明明买到劣质虫草还当个宝,那是对我们优质虫草的羞辱;我还“讨厌”你们人类的孝心,让我和我的小伙伴傻傻的奉献自己,那是我艰苦一生的终结,但我寄这封信件既不是为了跟您抱怨也不是为了向您吐槽,而是想跟您讲讲我的故事。

1

我是一只生长在那曲羌塘草原上普通的虫草,免贵姓冬虫,复名夏草,字虫草,号中华虫草,和我的许多小伙伴一样,当然没什么好炫耀的,但我是一只优质的虫草,就跟人类社会的上流人群一样,是上层阶级的,光从我完美的外表就能看出:修长的身材;“虫草”分明, “虫”体表面呈深黄到浅黄棕色,“草”表面呈现枯树枝色,而且我的腹面有足8对,位于虫体中部的4对非常明显;我还带有干燥腐烂虫体的腥臊味和掺杂有草菇的香气,虽然我很讨厌这个味道,但长辈们告诉我这是优质虫草独有的味道,我也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

说到我的出生,这也是一个漫长而残忍的过程,据说是从每年盛夏之际,有一种名叫虫草蝙蝠蛾的昆虫进入产卵期,雌性成年蝙蝠蛾便将千千万万个虫卵产在地面的植被上,经一个月左右时间的孵化后,蛾卵变成小虫再钻进潮湿疏松的土壤里,靠吸食植物根茎的营养而生长,逐渐将身体养得洁白肥胖。土层里还有一种球形的虫草:真菌子囊孢子,当虫草蝙幅蛾幼虫受到孢子侵袭后身体开始出现病变便钻到地面浅层,而虫草真菌孢子在幼虫体内继续生长,幼虫的内脏就一点点被侵蚀直至消失,最后头朝上尾朝下而死去,这时虫体变成了一个充满菌丝的躯壳,埋藏在土层里,这就是“冬虫”。经过一个冬天,到第二年春夏季,随着气温渐渐升高,虫体内的菌丝又开始生长,最后从死去幼虫的口或头部长出一根紫红色的小草钻出地面,这就是“夏草”。这样,虫草蝙蝠蛾幼虫的躯壳与长出来的小草共同组成了一个完整的“冬虫夏草”。

故事很长很复杂,就我的理解来看就是:土层里的一种孢子寄生在虫草蝙蝠蛾幼虫里,并吃掉了人家的内脏,变成一个充满菌丝的躯壳,到了第二年夏天又从头上或者嘴巴里长出一根草,就成就了现在的我们。当然,这些我也是从长辈们的口中得知的,自我有意识起,我已经是只优秀的虫草了,那些残忍而漫长的出生过程反正我是不记得了,就跟人类的胎儿在妈妈的肚子里成长的过程一样。

2

每年5月份左右,我们这片广阔而美丽的草原就会来好多好多人,有圆圆大眼睛的小孩,也有年轻的姑娘和小伙,还有大妈大叔们,他们趴在地上用锄头轻轻地刨啊刨的,满脸仔细。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他们在找什么,只看着长辈们哀伤却又期待的表情在脸上变化莫测,最后都融为一丝微不可闻的叹息。我只管拼命的生长着,我喜欢这里干净清新的空气,喜欢这里明媚耀眼的阳光,喜欢我身边跟我一起玩耍努力生长的小伙伴们。可是,为什么我的小伙伴们好像在一个个变少,我只是晚上睡了一觉而已,他们怎么都不见了,我只看见不远处垂暮的长辈一脸慈悲的看着我,又默默别开了眼,突然我的尾巴一刺痛,身体一飘,撞进了一双漆黑透亮的眸子,咦?这不是我天天看到的青草,周围也不是我熟悉的土壤味道,是一股浓浓的,嗯,甜味。接着我就看到了许许多多我的同类,它们安静的挤在一起睡觉,可我觉得好拥挤,好闷,我不喜欢这里,我想回我自己的家,我大声地叫醒它们:

“这是哪里?我要回家!”

一只醒过来的虫草揉着惺忪的睡眼,一脸鄙夷的看着我:

“这是人类的口袋,你永远都不可能回家了!”

我愣了,周围一片白茫茫,不停地在摇晃,晃得我都要吐了,我看着面前明显很普通的虫草,身上没有我熟悉的草菇香气, 想起我的小伙伴们,我好伤心,真的好伤心......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再次醒来,我已经在一个很宽敞的地方了,没有那么拥挤,却也没有我熟悉的气息,我看了看周围,都长得和我一样—长辈们口中的优质虫草,我惊喜的发现我一个熟悉的小伙伴也在里面,我们互相看见了对方,拼命的向对方靠近,一点,还差一点点,我们终于握住了对方的手,兴奋得我直想落泪,他告诉我,人类挖走了我们,是要卖给别人,他还告诉我,人类会把我们吃掉,因为我们可以帮他们治病,想着未来悲惨的命运和以前幸福自由的生活,我俩抱头痛哭,堪堪落下泪来,憎恨起可恶的人类。

3

一阵咳嗽声打断了我们,我们努力的站起身来,却见到一个老爷爷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撑在膝盖上不住的咳嗽,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一个年轻的姑娘忙过去递上一杯水:

“爷爷,您就吃点我刚挖的虫草吧,这对您的支气管哮喘有好处。”

老爷爷摆摆手,“不,还是拿这些虫草去卖钱吧,你的学费就差这些虫草就能凑齐了。”

年轻的姑娘眼里有泪花闪动,目光坚定,却没有说话,默默的转身又倒了一杯热水。我和我的小伙伴互相看了看,我很愤怒:

“凭什么他们人类的生活要拿我们的生命去换!”

我的小伙伴却出乎意料的垂下了头,没有附和我的话。

4

睡了一觉起来又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周围的气味很混杂,但我却敏感的捕捉到了草菇香气,环顾四周,发现好多虫草都懒洋洋的躺在地上晒太阳,长长的一排,好不壮观!我摇醒我的小伙伴,和他一起看着一肥头肥耳的大叔在我们面前蹲下拿起了我们旁边还没睡醒的一只虫草兄弟,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差点晃瞎我的双眼,只闻他粗声粗气道:

“一般啊,这虫草!”

我白了他一眼,真是不识货,我和我周围的虫草都是小姑娘精挑细选出来的优质虫草,转而一想,如果没被人看中,是不是就可以免遭厄运了,想到这里,我激动的拉着我的小伙伴躲到了隐秘处,可小伙伴却有些犹豫,望着那蹲下的大叔,脸上又出现了那个我熟悉的表情,哀伤却期待,我愣了,他在想什么?

又过了一天,我们身边的同类越来越少,鉴于我的英明睿智,我和我的小伙伴一次次免遭厄运,再次醒来的时候,我的小伙伴一脸郑重的看着我,严肃的对我说道:“我决定不躲了。”

“为什么?”

我很意外,因为再过不久我们就可以回家了。

“我想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有意义一些。”

于是第二天,他消失了,留给我的只有郁闷和疑惑。

5

“这个虫草看起来不错,对腰酸腿疼有功效吗?”一慈爱的大妈拿起我温柔地问道。

“有的有的。”

“是这样,我父亲经常腰酸腿疼,还有慢性支气管炎,听说吃虫草有用,是真的吗?”

“阿姨,是的,冬虫夏草不仅有祛痰、平喘、支气管平滑肌有明显扩张作用,而且能改善肾衰患者的肾功能状态和提高细胞免疫功能,对实验性肾炎有效,还能减慢心率,降低血压,抗实验性心律失常心肌缺血缺氧,抑制血栓形成,降低胆固醇、甘油三酯,还有抗癌、抗菌、抗病毒、抗炎、抗放射及镇静......” 

“好了好了。”那阿姨笑着打断她,“这些我都要了,你算算多少钱吧。

年轻的姑娘喜极而泣,爷爷的医药费终于有着落了!

她的眼睛又大又亮,流下的泪水亮晶晶的,在阳光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我扭头看着大妈高兴惊喜的笑容,我突然理解了小伙伴的决定,与其庸庸碌碌无为一生默默死去,不如轰轰烈烈有意义的“永生”,既然上天赋予了我们使命与价值,就应该勇敢的去承担属于我们的那一份责任。

我现在已经不在意是会被煮水当茶喝,还是炖在肉里面被吃掉,更或者被磨成粉来食用,只要他们别把我跟讨厌的萝卜放一起就好了,我转头看见旁边还躺着的满地的优质虫草,脸上终于出现了我曾经看不懂的哀伤却期待的表情,我已经找到了归宿,并且义无反顾。

这是属于我们冬虫夏草的自豪。

我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之后我会贡献自己全部的身躯帮助大妈的父亲延缓病情。我希望收到这封信的您千万不要再随随便便把我和萝卜炖一起了,也不要用我泡水喝,虽然说我很营养,但我身上也有很多细菌,光开水是杀不死的。好了,这封信就写到这里,希望收到这封信的您对我们虫草界能多一些了解。

   









2017年09月21日

神秘西藏:那些你不了解的宗教礼仪
西藏民俗-转经

上一篇

下一篇

一封来自冬虫夏草的信件

添加时间:

Powered by CloudDream